返回栏目
首页理财 • 正文

证监会三年光阴 刘士余留下了什么?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白洋淀新闻网

  1月26日,被称作资本市场“火山口”的证监会主席一职宣告更迭,工行董事长易会满接棒刘士余。

  2016年2月,连续经历了股市异常波动和熔断危机的A股脆弱不堪,来自银行系统的刘士余临危受命,执掌证监会。

  2019年1月,完成了IPO常态化,令科创板、沪伦通在途的刘士余挥手离开证监会。

  3年光阴,刘士余留下了什么?

  监管12字经

  3年来,证监会和刘士余的“严监管”手段有目共睹。

  2016年3月,履新刚刚一月的刘士余,在出席当年“两会”时就以“依法监管,从严监管,全面监管”12个字描绘了其履职期间证监会在监管方面的应有之意。

  “只有监管才能保证改革的措施顺利实施”。面对2015年股市大波动和2016年初“熔断”后满目疮痍的A股和市场对注册制的期冀,刘士余选择由内而外,率先对资本市场违法违规现象施以重拳。

  连续三年的新年首个工作日,刘士余都会前往证监会稽查局、稽查总队进行工作调研,并由此拉开新的一年的证监会工作部署。

  一向被市场贴上“低调”、“高情商”标签的刘士余也在履职证监会主席后一反常态,公开大谈“妖精论”。

  2016年12月3日,刘士余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脱稿演讲,痛批“野蛮收购”,称,“你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这是在挑战国家金融法律法规的底线,也是挑战职业操守的底线,这是人性和商业道德的倒退和沦丧,根本不是金融创新”,并直言,“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2017年的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刘士余再次直言:“资本市场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

  “到证监会工作后,花了较长时间来了解资本市场的各种乱象,感到很震惊。”对于自己的“性格大变”,刘士余曾作出如此解释。

  言辞激烈又平易近人,刘士余的种种言论高调彰显了对资本市场违法违规现象的零容忍高压态度。

  2017年3月,鲜言领取34.7亿元的证监会“史上最大罚单”。不到一个月,前发审委员冯小树遭罚没4.99亿元,并对其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于内于外证监会都展现了清理资本市场毒瘤的决心。

  政策上,2016年6月证监会一口气出台四项重磅政策,迅速为并购重组市场打下了严监管的基调,跨界并购、借壳、类借壳被当头棒喝。

  2017年2月,证监会再次通过《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等文件,完成对上市公司再融资乱象的精准打击。

  而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回购制度、停牌制度、退市制度也被迅速落实完善。

  细数刘士余在职期间最受关注的市场监管政策,莫过于“减持新规”的出台。

  2017年端午假期,证监会出台《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的若干规定》,市场称“减持新规”。从减持方式、数量以及信息披露等方面进一步规范了大股东减持行为、封堵制度漏洞。

  再通过一些数据来看看刘士余在强监管上的作为。

  刘士余在任3年来,行政处罚案件每年都创出新高,罚没金额也在2018年首次突破百亿。

  另据证监会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证监会共对183起案件作出处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218份,同比增长21%,罚没款共计42.83亿元,同比增长288%,对38人实施市场禁入,较去年增长81%。

  之后的2017年、2018年监管继续升级。2018年,证监会系统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310件,同比增长38.39%,罚没款金额106.41亿元,同比增长42.28%,市场禁入50人,同比增长13.64%。

  力挺IPO常态化

  3年证监会主席的历程,刘士余最为人称道的变革可能还是IPO常态化的实现。

  2016年末,证监会喊出“IPO常态化”的口号。当年6月IPO在审企业数量高达895家,到2017年IPO在审企业已下降近一半,达到484家。截至2019年1月24日,中国证监会受理首发及发行存托凭证企业291家,其中已过会27家,未过会264家,未过会企业中正常待审企业251家,中止审查企业13家。长期困扰A股的IPO堰塞湖真正得到缓解,符合条件的IPO企业审核周期由过去3年以上大幅缩短至1年以内。

  这样的成绩离不开刘士余三年来对恢复IPO常态化的决心。

  长期以来,市场多视IPO常态化为洪水猛兽,认为会对二级市场产生严重的“抽水效应”,从历史来看,近几届证监会主席也因种种原因暂停了IPO新股发行。

  “新股不能停!”刘士余在任职期间曾多次表态不会停止新股发行,尽管3年来二级市场波动频频,证监会每周五新股审核上市的公告一直如约而至。刘士余也因此成为近几届证监会主席中唯一没有IPO暂停经历的掌舵人。

  新股发行常态化不代表新股IPO就能够简单放行。

  数据显示,2018年拿到IPO批文的企业仅有2017年的四分之一。刘士余在2017年17届发审委集体履职仪式上放言,要强化发审委和发审委委员的监督机制,要成立发行监察委和发审委并行运转,对证监会IPO、再融资、并购重组实行全方位监察,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终身追责”。

  “6过1”、“7过1”或“零通过”的发审情况令市场胆寒。慑于IPO过会的高门槛和高否决率,众多企业纷纷选择主动撤送上会材料,成为2018年A股市场的一道独特风景。监管层从IPO的源头拔高企业质量的同时,也从另一个侧面缓解了发审上市的堰塞湖情况。

  股权质押风云

  虽然解决了IPO常态化的大问题、从严完善了市场监管,但3年来,A股依然“不给面子”。

  2016年2月22日,刘士余上任后首个交易日,沪指以2888.60点开盘;3年后,2018年1月25日,刘士余任上最后一个交易日A股收于2601.72点,下跌近10%。

  经历了2016年、2017年触底后的缓步上行,A股在2018年迎来了一整年的长熊,前期20%的沪指涨幅荡然无存。与2015年A股异常波动相似,2018年这波长跌也是因杠杆而起,只不过这次引发大跌的主角由配资转为了股权质押。

  在去杠杆的大周期下,收紧后的可转债等再融资工具无力帮助企业填补融资缺口,“18个月再融资间隔限制”导致上市公司股东资金周转速度大大延长。刘士余前期推行的资管新规等严监管政策,反而影响了资金进入A股的积极性,直接加剧了上市公司尤其是民营上市公司的融资问题。

  在此背景下,2018下半年证监会开始利用政策精准“呵护”A股。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Copyright © 2002-2019 www.baodaoleyuan.com 白洋淀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